楊墨小說-《穿越成雞肋女主》CH7 想找我?來北一高。

獄門專用書封


  隔天起床,把體力無限藥水喝下去,坐在床上緩過頭漲,再起身時感覺渾身輕盈,精神比睡飽更好,盥洗完畢,一打開門就看到夏若予正抬手要敲門,「姊,早安。」


  「早。」


  姊妹倆一起下樓,比較多都是夏若予在說話,不知道妹妹哪來這麼多話能說。


  希望趕快去學校見她的「小妹」,非常期待。


  「你們別聊了,快去洗手吃早餐。」夏碩安坐在主位上滑著平板看新聞,鄭盼萍則是剛從廚房端著一壺冰牛奶出來,看到女兒們都到餐廳,便催促他們,還優雅的把夏碩安的平板給收走。


  吃完早餐,全家人坐上停在門口的休旅車,司機歐洛是周叔的兒子小周大學同學,找不到工作,夏碩安就讓他先來做司機兼職,開車半年,平穩又安全,沒吃過一張罰單。


  半小時後,隨機進一家百貨公司,直接走到有家具店的樓層。


  「姊,想找什麼風格啊?」夏若予饒有興致的看每一個家具,站到一張小型L書桌,開口說:「看這些家具,我也想改一下房間了。」鄭盼萍正摸著一個品質不錯的木頭書櫃,「改,都改。爸爸你看這個書櫃放我們房間如何?」


  「拆了我的更衣間,就能放了,媽媽妳捨得嗎?」夏碩安也在摸同一個櫃子,一本正經的説,沒想到,「捨得。」語氣之堅定,還加上點頭。


  站在旁邊的妹妹不給面子,笑得很大聲,最大聲的還是老婆,夏碩安撫著鄭盼萍的後腦勺,無奈又寵溺的表情,繼續說:「那找一個舒服點的椅子,還能直接坐著看。」


  「你還當真啊?」鄭盼萍笑的幸福,自從嫁給他以後,都沒做過什麼家事,纖細柔軟的手輕巧勾住男人的左手,送給男人一個歪頭殺。


  男人拉下女人勾著自己的那隻手,放到他的手掌裡,十指緊扣,拉到唇邊,在女人的手背上深情一吻,眼神柔情似水地看著女人的雙眼:「妳的話,我永遠當真。」


  夏若予浮誇的翻白眼,抖動上半身,拉著姊姊遠離夫婦倆,跑到另一條走廊,嘖嘖稱奇道:「我們絕對是他們婚姻中的意外,唯二的小三,純天然無公害那種。」


  夏若涵聞言,只是笑笑。


  走到隔壁走道,她還在搜尋喜歡的家具,斜前方有個小少年走來,打開一個衣櫃,從裡面拿出一件衣服,好奇地翻了翻,找到吊牌以後,往夏若涵方向離開,她隨意一瞥,覺得那件衣服有些熟悉。


  沒有多想,走去看小少年看的那個衣櫃組。三種衣櫃組合,左邊是雙手打開長度的吊衣櫃,裡面有兩條掛衣竿;中間衣櫃是有開放區,深度一隻手臂再深一些,上層可以放下大行李箱的空間,下層是第一格淺抽,二三格深抽;右邊和左邊一樣大小,差別是打開以後只有一個掛衣竿,下方有一個深抽。


  「涵涵,有看到喜歡的家具嗎?」鄭盼萍從她過來的方向出現,夏若涵指著衣櫃說:「我覺得這個還不錯。」


  「這個嗎?比家裡的大喔。」女人把櫃子來來回回看的仔細,再看一下價格,就拍板定案,「還有什麼?」


  「沒了,再去別家看看。」夏若涵搖搖頭,忽然肩膀有了重量,「媽,妳跟爸捨得分開了?」帶回跑掉別條逛街的夏若予,她一回來又開始調侃,夏碩安瞄一眼親親老婆的臉色,老婆笑得非常之燦爛。


  眉尾一挑,摁住夏若予的脖子,把她從大女兒身上拔開,往出口帶走,夏若涵轉身看到夏若予被帶走的姿勢非常滑稽,那張嘴還亂七八糟的哎個不停。


  走到出口結帳時,夏碩安把夏若涵趕出去跟妹妹一起,自己跟老婆排隊。


  「我跟爸說想去看衣服,走吧。」夏若涵還沒站定就被妹妹往前帶,右手肘被勾住,令她有些不自在,以前只有她這麼勾住笑笑,沒有人敢這麼勾著她。


  緩緩勾起的嘴角被遠處店家和客人爭執的聲音打斷,夏若涵看向爭執地,是一位女士在跟少年爭執,少年的背影和手裡拿著的衣服有些眼熟。


  這不是少年拿出去的那一件嗎?


  夏若涵悄悄靠近,夏若予不明所以,沒有多問,就跟著姊姊一起湊過去。


  「這件衣服怎麼可能跑到家具行?你說謊,你爸媽呢?叫你爸媽來,我要報警。」


  「沒有說謊!」小少年眉頭深皺,只重複著這一句。


  『開啟主線任務 —— 幫助李樂陽。好心被狗咬,給櫃姐一點顏色瞧瞧。』


  看來系統還是個正義的好人,這種打抱不平的任務她喜歡。


  夏若涵轉頭看看妹妹,湊近她耳朵低聲耳語,妹妹聽完就轉身離開。


  「怎麼回事?」夏若涵上前,站到少年身側,自然的把手搭上少年的肩膀。


  「妳是他姊姊?」櫃姐快步走上前,「妳弟弟偷了衣服,把衣服弄皺弄髒,說吧,怎麼賠償?」櫃姐指高氣昂,語氣非常大聲,聽在已知真相的夏若涵耳裡,就是心虛、虛張聲勢。


  「賠償?不先報警嗎?」夏若涵輕哼一聲,面上不怒不喜,摟著男孩的手抓得更緊些。


  「報警的話,你弟弟很有可能會上少年法庭,我仁善,就讓妳只賠償就行,這一件三九九九,按五倍來賠吧。」櫃姐一聽到報警,眼珠子咕嚕咕嚕轉,語氣比剛才還急,但是聲音卻是弱了不少。


  「不用,如果警察真查出是我弟弟偷竊,不介意讓他去學一次乖。」夏若涵拿出手機,櫃姐慌張地想說些什麼,此時一個聲音介入。


  「您好,我是遠溪百貨的姜經理,夏小姐是嗎?」這時夏若予帶著一位穿著簡潔幹練的深藍色西裝褲套裝女士回來,胸前牌子寫著專櫃經理。


  「姜經理妳好,我弟弟好心送衣服,被說是偷竊,還要報警。現在我要求看監視器,並且由我報警。」夏若涵雖然身高略矮姜經理一些,但是她的氣勢比姜經理還足。


  姜經理面上微笑,絲毫不慌的回覆夏若涵:「我已經讓人去調監視器,還請這位弟弟和兩位夏小姐跟我來。」


  一行人還有櫃姐走到中控室以後,只見姜經理和男人說了幾句話,男人就轉身把畫面調出來頭放到大螢幕上。


  是少年在家具行時,撿到衣服的那一個畫面,這時候夏若予悄悄斜眼看站在靠近門邊,試圖隱藏自身存在的櫃姐,「姐,是不是也要看一下衣服怎麼出現的?」


  姜經理拍拍男人的背,大螢幕畫面快速倒退,退了一分鐘以後,看到衣服進衣櫃前,是一個小男孩手上拿著那件衣服,展示給正在看衣櫃的婦人,婦人看了以後,打了打小男孩的手臂,再把衣服扔進衣櫃裡,帶著男孩快步離開家具行。


  畫面再往前倒,衣服被拿走的時候,櫃姐並不在店裡,這次男人自動把櫃姐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在店裡的時間給找出來,是在衣服被拿走前一小時,櫃姐就不在,衣服拿走後半小時才回來,這時候少年和夏家才剛進家具行不到半小時。


  結果出來了,後續就是姜經理跟夏若涵三人道歉,開除櫃姐作為處置,並且給予三人好幾張百貨折扣卷與美食街任一家餐廳吃飯免費一次的餐卷。


  「謝謝姊姊。」少年手上拿著購物袋,感激地向夏若涵道謝。


  「不會,趕快回家吧,下次遇到這種狀況,自己學著點。」說完,就要邁開腳步去美食街找在那裡等待的父母,再次被少年喊著。


  「姊姊,妳叫什麼名字?我以後還能見妳嗎?」少年直率又坦然地詢問,夏若涵思索一瞬,沒有回頭,高聲回覆:「等你考上北一高,我就告訴你。」

張貼留言

較新的 較舊

نموذج الاتصا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