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墨小說-《穿越成雞肋女主》CH5 改變

獄門專用書封



  把三個大人送出病房後,夏若涵安靜吃她的稀飯,已經吃到第四碗,也要飽了,可以收起來晚點再吃。


  「姊,我把你醒來的消息跟沈煬燿說了,妳自己看。」夏若予在回到床前之前,有先去洗手間一趟,現在正在擦護手乳,叫她自己從口袋裡拿出來。


  夏若涵從口袋拿出來以後,因為是單手,為了平衡,拇指自然放在指紋感應區,準備問密碼,手機畫面就自己打開了,她愣了愣,微微瞥一眼夏若予,就找社交軟體:Line,往下滑看到一個名字:Sun,就是沈煬燿。


  Sun,太陽,也是熾堂,同時也是他在獄門的名字。


  點開以後,只看到他的文字很簡短的兩句。


  予我一世平安:我姊醒了,你要來嗎?


  Sun:不。


  Sun:請代我轉告,讓她好好休息。


  予我一世平安:ok(兔子貼圖)


  「不要給我在醫院發春。」夏若予伸手要回手機,順帶說了這句話,自從姊姊喜歡上沈煬燿以後,只要對方有什麼反應給她,她就會興奮的在床上打滾很久,大多時候在自己房間,有時候跑到她房間。


  「囉唆。」夏若涵還了手機以後,就繼續把第四碗吃掉。


  「姊,等你回學校,打算怎麼做?」夏若予好奇,一雙大眼直愣愣的看著她,「找她說話。」一聽,妹妹的眉頭皺了起來,正想開口。


  夏若涵舉起手,阻止她,狡黠地笑了笑,接著說:「用她的方式。」


  ----------------------------------------------------------------------

  

  隔天,夏家夫婦難掩激動地帶著夏若涵回家,夏若予悄悄退到後方跟老皮並肩。


  「他們呢?」眼神閃過厭惡,語氣不屑,提起他們讓她感到渾身不適,可又不得不提。


  「趕過了,但是跟無賴說話,有用嗎?」老皮漫不經心地說,如果仔細聽,似乎隱有咬牙切齒的感覺。


  「等下讓姊坐中間⋯⋯啊,不。」夏若予本來一臉冷色的安排,忽然想到什麼,冷色盡褪,換上想看好戲的八卦表情。「讓她坐窗邊。」


  老皮不明所以,不過小小姐都這麼交代,作為管家,只要照做就好。


  到了出口,夏若予想自然的把夏若涵安排到靠車窗的位置,結果夏碩安主動坐上,夏若涵坐在他的右手邊,鄭盼萍把椅背壓下,讓小女兒坐到第三排去,最後一個上車,老皮關門上副駕駛座。


  一家人在車上愉悅開心的聊著天,直到大門口,司機忽然慢速停下,剛停穩,夏碩安那一側的門就被拍響。


  夏碩安沒有理會,微微歪頭,透過後視鏡看著司機,説:「怎麼還不進門?」


  司機看了夏碩安三秒,心領神會,緩慢的踩下油門,門外的響聲頓了一瞬,拍得更響,「夏先生,求你們聽我道歉!」


  司機按下喇叭,看到大門內的老人帶著青年走出來準備趕人,此時夏若涵側身,堅定的看向夏碩安,「我想跟他們說話。」


  夏碩安神色嚴肅望著夏若涵的眼睛,確定她是自願,才軟了背脊往椅背靠,拉開車窗簾,降下半窗。


  「你好。」夏若涵很有禮貌地向面前這個半禿頭,穿著西裝服,在大熱天裡汗流浹背的中年男子打招呼,看到男子身後有一位中年婦女和女兒,那個女兒就是讓她進醫院的罪魁禍首——陳甄。


  「小小姐,能不能幫叔叔跟你爸爸說,陳甄還小,不懂事,我會好好管教她,不要告她,也會給她轉學。」陳國豪看到夏若涵以為她是夏若予,全身汗流得更多,因為夏若予總會夾槍帶棒的語言攻擊他,偏偏他還必須要點頭哈腰答應下來,不這麼做,他的陳氏物流就要被搞到破產。


  「您的女兒今年貴庚?」夏若涵面帶禮儀滿分的笑容。


  「十、十七。」陳國豪怔住,他聽過很多次夏若予的嘲諷,忽然變得這麼禮貌,令他感到不對勁。


  「原來陳先生知道你女兒十七歲了,我還以為你當她七歲呢。」


  「既然是十七歲,也就是兩百多月大,說她不懂事?陳先生,看來你對女兒不上心喔。」夏若涵上一秒還如大家閨秀般,保持著滿分禮儀,下一秒,眼神陰狠,語氣冰冷,「若不是我命大,否則你女兒就會犯下殺人罪,雖然現在殺人未遂也是滿嚴重的,至少還是未遂。」


  說到這裡,夏若涵揚起諷刺嘲笑滿點的嘴角,微微歪著頭,視線越過陳國豪,直勾勾的看著陳甄,後者一跟她對上視線,就被嚇得垂下眼,「好歹是個校霸,現在抖的跟小雞崽一樣,需要幫妳叫手下來看看陳姐的威風嗎?」陳甄頭搖得跟波浪鼓一樣,夏若涵冷哼一聲,滿滿的嘲諷意味。


  收回視線,氣質一轉,又變得乖巧軟萌的夏大女兒,乖巧的小眼神看向夏碩安,後者一臉讚賞,挺起身子,擋住窗外的視線,漫不經心的眼神看向司機的後照鏡,司機心領神會,一腳踩下油門,留給陳家一臉黑煙。


  陳國豪這時才反應過來,這是住院的大女兒回來了!


  陳甄一臉驚恐,剛才跟夏若涵的眼神相交那瞬間,確確實實感覺到自己像砧板上的肉,絕望且無助,這⋯⋯真的是夏若涵嗎?


  真的是以前那個弱小又蠢的夏若涵嗎?



  下了車,在家門處放了個小火爐,站在火爐旁的是廚娘兼打掃阿姨 姜阿姨,從大門走來的一老一青,是總管周叔和他兒子小周。


  「涵涵,跨火爐,除穢氣!」先下車的鄭盼萍開心的領著大女兒到家門口,站在旁邊激動的不行。


  夏若涵走到火爐前,低頭盯著,平靜臉孔映著橘紅色彩,抬頭望向圍著她的家人們,他們有的激動,有的慈祥,沒有一點點她印象中的「家人嘴臉」,心中湧入一股暖流,面上的平靜逐漸暖化,壓不住的唇邊笑意,再次低頭,不再停留,快速且平穩地跨過,雙腳踩在落塵地毯上的那瞬間,身後傳來陣陣鼓掌聲。


  回身,「家人們」笑得很開心,尤其是妹妹,鼓掌超用力,像是覺得這樣還不夠似的,衝上前緊緊抱住夏若涵。


  埋在肩窩的頭,悶悶地傳來愉悅至極的話,「歡迎回家,傻姊姊。」


  夏若涵摟著她,笑的溫暖:「我回來了,帥妹妹。」


  【叮,您已完成新手任務:角色同心 —— 初階。】


  

----------------------------------------------------------------------



  畫面轉到稍早沈煬燿收到夏若予訊息時。


  予我一世平安:我姊醒了,你要來嗎?


  Sun:不。


  Sun:請代我轉告,讓她好好休息。


  予我一世平安:ok(兔子貼圖)


  沈煬燿翹著腿,身子後靠在椅背上,垂頭看著手機訊息,嘴角微微上揚,聽到有人在敲門,節奏是扣—扣—叩叩叩,上揚的嘴角恢復平時的扁平角度,姿勢不變,只有頭稍稍抬起,斜眼看向進門的人。


  進門的是蕭澤辰,帶著一副無框眼鏡,頭髮弄成油頭向後梳,露出飽滿光滑的額頭,手拿著文件,跨進門後,他謹慎的在關門前掃視一下有沒有偷窺者,確定沒有,才把門關上鎖住。


  「少爺⋯⋯」走到書桌旁,蕭澤辰方才還抬頭挺胸,現在整個人垂頭喪氣,手上的牛皮紙袋一腳已經被他捏皺,眉頭緊蹙,把牛皮紙袋遞出去,卻沒有被接過,他疑惑的眼神看向沈煬燿。


  「她醒了。」沈煬燿起身走向後方的床沿坐下,輕輕一撇頭,蕭澤辰就接收到指令,拉過書桌椅坐下,面向他。


  「終於醒了,少爺要去看她嗎?」蕭澤辰情緒緩和一些,夏若涵醒了,這個消息讓他很高興,畢竟相處久了,還是有些友情基礎在,尤其是分零食的時候。


  「怎麼跟夏若予問一樣問題?不去。」沈煬燿眉梢一挑,無奈的說,然後一傾身,把肖澤辰手上的牛皮紙袋抽過去,拿出裡面的文件,仔細嚴肅的看起來。


  「少爺,我對不起您。」蕭澤辰此時像是無助絕望的男孩一樣,整個人背脊屈曲的坐在椅子上,不敢抬頭看向自家少爺。


  「覺得對不起,就抬起頭。」冷靜堅定的聲音傳進蕭澤辰的耳裡,令他眼角微濕,用手抹掉以後,抬起頭,這次他的眼神異常堅毅。


  「魚咬鉤,我們就釣起來,沒什麼大不了。」沈煬燿把文件塞回蕭澤辰手裡,平時懶散的眼變得邪氣,表情自信,雖然嘴角沒笑,但是蕭澤辰就是在沈煬燿的表情上看到他在笑。


  「是!」

張貼留言

較新的 較舊

نموذج الاتصا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