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墨小說-《穿越成雞肋女主》CH4 夏家人


  「合作愉快。」少女笑的燦爛,愉悅的躺回床裡,「那把畫面切回去吧,我好餓。」


  躺好以後,說說帶著灰色濾鏡的空間消失,夏若予的聲音又開始喋喋不休,「小予,我好餓。」一雙楚楚可憐的無辜小眼神望著夏若予,成功的阻止長篇大論,本來有節奏地敲打手機螢幕的手停下,直接撥一通電話出去,「老皮快來,她餓了!」


  過了安靜的十分鐘,會安靜是因為夏若予本來就在用手機處理她的功課,只是夏若涵醒了,激動過後也冷靜了,就繼續弄作業。夏若涵拿著手機刪除一堆APP,什麼網購、工具類、單機小遊戲、探尋自我APP,通通刪掉,這手機容量有多大?512GB?直接重置比較快,沒耐心的夏若涵按下重置同時,老皮也到了。


  「大小姐,小小姐。」夏若予不喜歡被叫二小姐,覺得叫久了就會變得二。


  老皮提著一袋便當袋,笑臉盈盈的走到夏若予讓給他的床邊位置,讓他能拿出病床桌放食物,只是她看著看著,小嘴一嘟,沒拿著手機的手伸出一指,戳戳彎著身子的老皮,「老皮,這是一人份還是兩人份?」


  背著夏若予的老皮,聞聲而笑,抬眸看向夏若涵,收斂臉上的笑意,無所謂的說:「當然是一人份啊。」


  聽到回答的夏若予深吸一口氣,緊緊抿住雙唇,抓著手機的那隻手抬起,握緊小拳頭,虛揮一下,揮完,賞老皮的背影一對白眼,「臭老皮,我自己去買吃的。」


  氣呼呼的夏若予蹦蹦蹦的走出去,老皮在她轉身剎那間,挺起身,回頭看她,再回頭看向夏若涵,反應過來的她與老皮相視而笑。


  記憶裡,老皮跟小予是相愛相殺那種關係,兩個人都會整對方、逗對方,但是一遇到事情,比誰都激動、護短。


  「有蒸蛋。」一看桌上,一鍋的粥,一鍋的蒸蛋,讓餓極了的夏若涵很開心,在小予跟老皮的公話中就知道午餐只會有白鹹粥,現在多出一鍋蒸蛋,讓她很驚喜,雙眼亮晶晶的望向老皮,笑得燦爛。


  「怕小姐剛醒來,想吃點有味道的東西,就弄一個配菜給妳。」老皮笑著坐下,看著剛動一下就暈的小姐緩過來以後,開心地吃著裝在小碗裡的白粥,吃個幾口後,再舀一大勺蒸蛋到碗裡,吃得津津有味。


  看到這麼精神的大小姐,老皮眼角有些濕潤,他回想這半個月的夏家,小小姐每天跟殺神一樣去學校,老爺夫人表面上沒受影響,私下在房裡,不知道哭了幾回,打掃的姜阿姨說到好幾次都是只有衛生紙。


  以前的大小姐很安靜,只有在吃的時候才會有活力一點,所以夏家的人都會想方設法,跟姜阿姨一起變著法子做出好吃的食物給她,讓她開心點。


  聽到病房的門被打開,用手抹去眼角濕潤,綠簾子被人拉開,先進來的是貌美膚白的夫人鄭盼萍,緊隨其後的是提著兩袋零食、右肩背著女士肩包,有成熟魅力的老爺夏碩安。


  老皮連忙起身讓位,主動接過夏碩安手裡的零食。


  「涵涵,寶貝,妳終於醒了,嚇死媽媽了。」鄭盼萍雙手一伸,緊緊抱住。


  此時跟小倉鼠一樣,鼓著腮幫子囤食物的夏若涵在被抱住的當下雙目微睜,拿著飯碗和餐具的手僵住,夏碩安把鄭盼萍拉開,她都沒有回神,「涵涵?發什麼呆?」


  夏碩安疑惑的摸摸她腦袋,這時,夏若涵緩緩回神,為什麼是緩緩,因為隨著她跟花栗鼠一樣,被遲緩光線照到一樣的咀嚼食物,兩側鼓起逐漸消退,她才轉頭對著夫婦傻笑。


  「老夏,這孩子不是被撞傻了吧?」鄭盼萍看著女兒的傻笑,既感到好笑又有一絲擔心,手都準備按下呼叫鈴,「我沒傻,只是怕被嗆到。」夏若涵趕緊挽尊,她回想剛才那幾秒的空白,下意識拒絕承認那個人是她。


  海賊王賽高:小姊姊剛才是不是被弗克西的遲緩光線照了,整個人石化還遲緩XDD


  『閉嘴,我才沒有。』夏若涵心裡話一說完,聊天室就出現她想的那一句,才反應過來,如果要跟聊天室對話,除了直接說話,還能在心中說話,系統會呈現出文字留言。


  「爸,你們是坐火箭回來?」外出買餐的夏若予手上提著一袋食物,病房裡逐漸瀰漫炸物的味道,「我以為你們今天會在那邊過一晚?」,邊說邊走到床的左側,把食物塞到已經把零食收在左側床下,剛給夏若涵裝好第四碗稀飯的老皮手裡,同時跟老皮換位置。「這是給你的。」


  「一收到妳訊息,就著急回來,合約交給別人去簽。」夏碩安本來是想隔天再來,但是親愛的老婆一收到訊息,就在他耳邊像唐僧念經,這才臨時把任務給別人,匆忙來醫院。


  小女兒對工作的態度很認真,如果被知道老婆這麼做,肯定會唸,作為圍著老婆轉的夏・新好男人・碩安自然選擇自己背這口鍋。


  果然小女兒聽到回答,嚴肅的神情立刻顯現又消失,轉為無奈又好笑,她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她自己也是在姊姊醒了以後,第一次向同學們取消線上討論。


  「醫生怎模說?」父女倆眼神交流期間,鄭盼萍已經在嘴裡嚼著一塊鹹酥雞,又向老皮再要一塊鹹酥雞拿在手上。


  「說是觀察一晚,沒事的話明天就能出院回家。」夏若予漫不經心說著,彎腰開零食的動作一刻沒停,拿出一包浪味仙,開吃。


  結果吃沒幾口,就被夏碩安拿走,她不敢相信地低頭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放在零食底部的那隻手還很盡責地維持著動作,抬頭瞪夏碩安,用來回看的動作無聲向老皮控訴冤屈,老皮忍俊不禁,噗哧一笑,彎腰再拿出一包洋芋片塞給夏若予。


  這些小動作都被默不作聲地喝著稀飯的夏若涵看在眼裡。


  她的「家人」都只嫌棄她是個拖油瓶,所以國中畢業早早就自己租房,接些案子、打工養活自己。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子過。


  陷入回憶,想得太入神,一不小心被稀飯嗆到的夏若涵瞬間吸引四人注意,「怎麼嗆到了?」鄭盼萍反應最快,左手在夏若涵背上輕輕拍著,右手把簽子遞給老皮接過衛生紙,再拿給夏若涵擦嘴。


  「吃太快,嗆到。」夏若涵尷尬之中,隨意開個話題:「你們吃晚餐了嗎?」


  夏碩安看出女兒的尷尬,自然無比的接下話題,「還沒,我們先去吃晚餐,明天再來接人。小予要一起走嗎?」


  「我在這照顧她,反正明天放假,讓老皮跟你們一起回去吧。」夏若予搖搖頭,自動自發地把櫃子上的女士肩包遞給老皮。


  「可是我⋯⋯」鄭盼萍還想說些什麼,夏碩安就輕巧地挽住女人手臂,「我們先回去幫涵涵整理房間,說不定有缺什麼,而且還要讓阿姨提前準備一桌菜。」


  話一說完,「涵涵,那你明天想吃什麼,我讓姜阿姨給妳做。」


  「你們決定就好,我吃什麼都行。」夏若涵淺笑,鄭盼萍還想嘮叨幾句,就被自家老公給拖走。


  老皮走之前,向她們兩個點個頭就離開。

張貼留言

較新的 較舊

نموذج الاتصا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