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墨小說-《穿越成雞肋女主》CH8 半個月後的正式重逢

獄門專用書封

   百貨公司插曲之後,他們在附近找一家迴轉壽司店吃晚餐。

  

  「你爸就很緊張地把我拉走,怕我被那個餐廳老闆拐去當媳婦。」大學時期,鄭盼萍是風靡高校界、大學界的校花,琴棋書畫都會一點,身材高挑曼麗,左顴骨上的痣更顯獨特,而且性格大方不扭捏,很快就能跟陌生人打成一片,稱姊道妹的。

  

  「媽太漂亮,老爸多保護一點才是正常的。」夏若予神情誇張的揶揄他們,這種豔遇,凡出差必遇到,明明老爸才是公司總裁,但是那些合作夥伴都會提起鄭盼萍,彷彿她才是公司的核心人物,這一點每次都被夏若予和他們的朋友調侃,但是夏碩安都會很酷的說:「表示盼盼比我厲害,我甘願做盼盼背後的男人。」往那些調侃的人的嘴裡塞滿狗糧,讓人化身為酸檸檬。

  

  「行了,再繼續說,妳媽媽的尾巴又要翹起來。」夏碩安阻止女生們的聊天,轉移話題,「涵涵明天可以去上課嗎?如果還需要休息,就請假。」

  

  夏若涵搖搖頭,「沒問題。都休息半個月了,想趕快回學校。」

  

  結果夏若予頓時拍拍夏若涵的肩膀說:「我可憐的姊姊要被糾纏了。」說完,食指在眼睛下緣一抹,假哭的表情表演的淋淋盡致。

  

  坐在姐妹對面的鄭盼萍拍掉夏若予的手,沒好氣的警告:「知道姊姊可憐,還不同意轉班過去?」

  

  「我的媽咪呀,姊不能一輩子都靠我來護著呀,而且是她拒絕我,又不是我不去。」夏若予無辜又委屈地嘟嘴,可憐兮兮地撫著她的手,眼睛則是偷偷給夏碩安和鄭盼萍打信號,看到夏若涵發現她的小動作時,張開雙手趴上夏若涵的肩膀,說:「姊姊~同意我轉過去吧!」

  

  「恩,同意。」

  

  「媽,你們聽到了吧,她不⋯⋯恩?」

  

  「我說,妳轉來吧。」夏若涵眼中帶笑的看著傻住的妹妹,從震驚、不可置信、驚訝、到開心、興奮、賊笑,眼睛咕嚕咕嚕的轉,一看就沒什麼好主意。

  

  「既然這樣,明天直接跟涵涵去六班。快回去準備資料!」鄭盼萍拍桌定案,風風火火的就想衝回家,「還在吃飯呢!回家再弄,乖。」夏碩安喊了一聲,把鄭盼萍押回座位上,誰知道一低頭看到兩雙手各自捂著自己眼睛的女孩,嘴角盡是竊笑。

  

  「妳們幹嘛?」

  

  夏若予飛快的把雙手放下,搖頭晃腦的說:「乖啊,親親寶貝,回家再處理呦~」食指還若有似無的搔夏若涵的下巴,夏若涵也配合瞇起眼睛,像一隻被撫摸的貓。

  

  「玩什麼呢,吃飯!」鄭盼萍輕哼一聲,隨即低頭吃壽司,夏碩安則是側頭看整張臉燒起來的老婆,無聲的淺笑久久不退,心情極好的吃自己的壽司。

  

  ------------------------------------------------------------

  

  何道仁是六班的風紀股長,當選風紀股長的原因是他本身也很愛說話,老師讓他自己記自己,記多了就會收斂了,事實上,效果不大。

  

  上午老師指派他去教務處拿公文,經過校門口回教室時,眼角餘光看到了一對準備過馬路的姊妹花,身後跟著她們的爸媽,他不受控制地停在原地,因為他看到半個月沒出現的夏若涵。

  

  綠燈一閃,一家人一起走過馬路,夏若予走路自帶風,像旁邊的美婦人一樣,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夏若涵。


  夏若涵以前站在夏若予身邊,根本沒有什麼存在感,就像夏若予的影子一樣被人忽略過去,今天卻感覺她清麗優雅、自信從容,微痀僂的身體挺直起來,眼睛像最璀璨的黑水晶一樣熠熠生輝,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本來死氣沈沈的黑直髮,此時每一根髮絲都在說著我黑我驕傲、我直我自信!

  

  她是進醫院做什麼手術?這根本是重建手術了!


  何道仁狠掐自己一把,終於回神,此時夏家人已經過馬路,要進校園。


  拿著手上的資料衝辦公室,完成任務以後衝回教室,打算在他們之前讓全班都知道。

  

  急速奔跑的何道仁衝進教室後,這時全班大部分的人都已經醒了,他大力拍了拍講桌,「你們知道我剛看到什麼嗎?夏若涵回來了!」

  

  還在睡眼朦朧的陳甄沒有聽到,下意識開口像平時一樣嗆何道仁,「吵啥X,班導又還沒進來,X。」爽快了就趴下去繼續睡,腦袋有意識地把聲音隔絕,只斷斷續續聽到什麼誰來了,哼,這都快期末了,誰還會轉學過來,轉學⋯⋯

  

  一想到這,陳甄連覺都睡不下去,只好一臉沒睡飽想發飆的發呆模樣,生氣的上吊眼,緊蹦下垂的嘴唇,旁邊的同學都習慣沒睡好的陳甄,尤其是夏若涵去住院後一週開始,她常常這副樣子,此時能不理她就不理她,免得莫名被罵一頓。

  

  「都起來了?劉銓,叫杜維為起床。」班導師張鳳陽是一位微壯實的女導師,看起來慈眉善目,實際上她管教起不聽話的孩子是有一套手段,以劉銓為首,有七個愛搗蛋聊天的男同學,每天都會點名處罰,這樣還不安分,就叫他們去找教官做操場大掃除。

  

  陳甄雖然不在七人幫裡,但她也是常客之一。

  

  「進來吧。」張鳳陽沒有開場詞,直接把人叫進來。

  

  這時陳甄懶散掀起眼皮望過去,瞬間睜大雙眼,她看到進門的夏若涵清澈的眼神,若有似無的嘴邊笑意,自信的抬頭挺胸,裙下直長白皙的腿,一點都不像半個月前那個唯唯諾諾,總是傻笑個沒完,還駝著背的夏若涵,不!不是這時候就不像,週六早上那次見面,她就不像了。

  

  腦海中不斷重播前幾天早上那一幕畫面,夏若涵跟她對上眼,眼裡濃厚的不屑及漠然像尖刺般的冰淬了毒一樣向她射去,就像是看到一隻骯髒卑微的螻蟻一樣,縱使做了幾天的心理準備,都沒有用。


  她不費吹灰之力,陳甄崩潰了。


  她坐在位子上無法抑制的瘋狂發抖,在桌上握的死白的雙拳陰影下,有滴滴鮮紅緩緩綻開,隔壁同學看到驚呼:「陳甄!妳流血了!」

  

  這時全班同學的視線往陳甄看去,對她來說,那些視線就像是那一天的陰鷙眼神,陳甄陡然驚聲尖叫,這時夏若予直直朝她走去,抬起左手,摸摸陳甄的頭,笑道:「陳甄同學,不要怕,夏若涵不是鬼。」

  

  她把陳甄此時的失態解釋成見鬼,這時有些同學眼神閃爍,因為他們剛才也懷疑夏若涵是真的,還是太心虛見鬼。

  

  今天獄門了沒: hhhhhhh,只是打個照面,陳甄就敗成這樣,當初原身如果硬氣一點,陳甄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不行我笑死了,hhhhhhh

  

  〔謝謝007的打賞。鋼筆X10 〕


  我從書中來:新朋友007,冒泡聊天啊~

  

  海賊王賽高:不過這樣有點無聊,小夏沒有發揮的空間。

  

  是啊,這不是她想像的懲罰畫面,照以前,早就拿起椅子掄下去,把陳甄砸的哭爹喊娘,打到面目全非再說。

  

  「老師,要不要先讓陳甄同學去保健室?」夏若予把手從陳甄頭上移開,雙手硬掰開陳真緊握的拳頭,流血的原因是因為她抓著斷了兩截的素描鉛筆,回身看向張鳳陽,後者看著陳甄現在的狀態,如風中殘燭般,彷彿風一吹,就會像林黛玉一樣脆弱倒地,難保不會昏倒,欣然同意夏若予的提議,「那妳帶她去吧。」


  張鳳陽看陳甄沒有反應,就點頭讓她們兩個去保健室,夏若予將手碰上陳甄的手肘時,很明顯感覺到她強烈抗拒的顫抖,卻又不再說話,夏若予跟夏若涵隱晦的對了一眼,雙雙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片刻又消失。

  

  當她們離開教室以後,張鳳陽把被打斷的座位分配給說完:「陳甄旁邊那個空位還是妳的,夏若予就先坐在劉秦鎬旁邊,下週跟著全班一起換位子。」事情做完,終於繼續上課。

張貼留言

較新的 較舊

نموذج الاتصال